彥瓔

慢慢更文,慢慢腦補!
徵人可以幫忙畫出梗///

我養大的崽子表示他喜歡我?!(三)


在不貼文都要被認為棄坑了!我來刷一下自己的存在XD

這個坑確定會寫完,然後我電腦爆了˙ˇ˙...舊文都再見了,只好重新來過了QQQQ

OOC是我的!!!

CP:酒茨、狗茨

私設有,一目連是我家茨木的哥哥,紅叶則是帶大茨木的姐姐

以下是正文!

(正文)

他看著兩個安安靜靜吃著達摩的兩個小孩,其實如果撇開他們是酒吞跟大天狗的話...看起來也蠻可愛的呢...嗯??!他剛剛在想什麼啊!冷靜啊茨木!你為什麼會覺得他們可愛?他內心糾結著。

另一邊的酒吞跟大天狗邊吃邊看著茨木童子先是在笑,後面像是想到了什麼在那邊自己糾結著,看的他們兩個心花怒放,只覺得茨木真是太可愛了!

他終於冷靜下來了,他看了一下被他們吃的差不多的達摩,伸手抓著兩個小鬼,也提前跟阿媽、座敷、小妖刀講好了,等等就出門去打新地圖困18,如果能打過阿媽的成就也能過,而且...讓那兩個小鬼看看戰鬥是如何?而且戰鬥都是有風險的。

「我們現在就出發,帶你們去觀戰長大。」

兩個小孩這時候特別乖巧,他有點好奇為何他們突然這麼的乖?不過這也不妨礙到他們就是了。

他這樣想著,就默默的抱著兩個小鬼頭去找阿媽、小妖刀跟座敷,等到他到門口的時候,才發現多了一個人。

「連哥哥...?」

「我不放心,讓阿媽帶我去了,聽說你要打困難18對吧?帶著我吧,怎麼說我跟你還有山兔是一起打過的,熟悉的隊伍應該比較能過。」雖然他讓山兔出去玩了,畢竟他跟去的其他原因是那兩個小孩,他不放心。一目連暗自心想。

「噗,連連啊~你這樣說茨木又要說你不相信他的實力嘍。」

他看了看阿媽,送給對方一記白眼,說的好像帶連哥哥他就是因為他會輸,不過他很久沒跟哥哥合作了,很開心的就抱了上去,跟小時候不同了,現在的他已經可以直接抱住哥哥整個人了,不再是只能躲在後面被保護的孩子了。

「哥哥別聽阿媽亂說,我最喜歡看到哥哥的英姿了!很久沒跟哥哥一起出戰了,現在的我可是更加興奮了。」

一目連也沒有猶豫,習慣性的就伸出手來摸摸茨木的頭髮,笑笑的回答,「我也是。」

他放手之後,看到阿媽默默的跟座敷還有小妖刀帶著墨鏡,還有不知道為什麼臉色很難看的兩個小鬼,他也沒多想,就叫阿媽帶領著他們前去黑夜山。

他本以為自己上陣就沒問題了,但他失算了,自己並沒有到最高級,輸出不夠。

當他看著自己最後一點血的時候,本想至少也要傷到對面大天狗一半的血量...卻發現沒有暴擊,他帶著笑容被對面的大天狗用了風襲給打回紙片人,他沒有特別去看觀眾席上的兩個小鬼頭,在他們的眼裡自己應該是很厲害的...但是他卻輸了。

最後的結果他們全軍覆沒,阿媽好像氣得要命一直狂跺腳,為什麼我這樣說?因為我變回紙片人先修養的時候只知道阿媽一直狂罵吵得他沒法休息。

等回到了寮中,阿媽把他們再度召喚出來,還喚來了會治療型的式神,桃花、櫻花跟惠比壽,然後他們家的草爹爹沉迷輸出見死不救他也已經習慣了,看著熟悉的家人幫自己治療治療著,他也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時候睡著了。

他在夢中依稀的看到有兩個身影似乎在望著他,雖然他說不出來怎麼回事,但他總覺得那兩個人在愧疚?當他還想在更接近他們的時候,他只看到了一縷紅如火的髮絲跟飄落的黑色羽毛,就醒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四周,發現是熟悉的擺設。

「...看起來應該是有人把我送回來休息了,是連哥哥?」

這時候他房門突然被打開了,他看向了打開房門的人到底是誰,一臉驚訝的看著...。

TBC

果然還是拿到非酋了...感覺高級離我不遠了qq

我養大的崽子表示他喜歡我?!(二)

(正文)

當茨木帶著兩個小鬼回到自家寮的時候,不出意外的,姑姑跑來抱走了兩個小鬼。

「小孩!!!!」

「姑姑,這是暫時寄放在我們家的兩個小鬼,我先去拿達摩過來給這兩個小鬼,姑姑就請你幫忙照顧一下了。」

他無視了兩個小鬼在姑姑的懷中掙扎著,笑著對自家的姑姑解釋著,便轉過身來,準備到結界裡拿出阿媽上次喂滿的紅達摩。

沒想到在走到結界的途中,剛好撞到了一直培養著自己長大的紅叶姐跟連哥哥。

「阿拉,茨木醬?你回來拉?今天結果如何?」

紅叶捏了捏茨木白嫩白嫩的臉頰,像是在寵小孩一般的口吻,詢問著茨木。

「今天還好嗎?沒有人欺負你吧?小茨木。」

一目連摸了摸茨木滑順的紅髮,如同小時候的茨木老是喜歡像自己撒嬌要求獎賞,他就會摸摸他的頭。

看到熟悉的兩個人,關心擔心著自己,剛剛有些暴躁的情緒也都穩定下來了,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紅叶姐!我也不是以前是小鬼頭啦,不要在後面加個醬字,看起來太可愛了。連哥哥也是我也不是以前那個不夠強大的小鬼了,我現在也可以保護你們了......所以不要在把我當成小孩子看待了啦。」

真是的,自己怎麼說也都五星了,他們老是把自己當成小孩看待著......。

「哈哈哈,茨木醬害羞拉~乖~小時候不是還害怕到要跟姐姐睡的嗎?」

「輸了也會跑到我懷中大哭一場,你別說你忘記嘍,小茨木。」

他看著小時候的糗事一直被翻出來,整個人臉都變得比蘋果還要紅潤,氣呼呼的直接離開兩個人面前。

直接茨木徹底離開了兩人的眼底,兩人一臉欣慰的互相感嘆著。

「這孩子還是會長大的,也真希望他不要太拼命...」他還記得茨木醬剛到寮裡的時候,一臉生人勿近的氣息,給所有人的感覺是高傲的感覺,但實際相處過後,才知道那孩子只是不太擅長表達自己的好意,但其實臉上的表情都出賣自己了。

「是啊,現在整個寮的生活都是在靠那孩子,雖然阿媽也常常勸說要他不要太累,本來我也想勸他不要太過執著,但看到他一臉認真的說出,【因為我想保護連哥哥、紅叶姐、阿媽跟寮裡的大家,所以我要更強大!】我便只能隨著他去了。」那孩子小的時候就很聰明,看的出來我們其實老是被嫌棄阿媽老是被罵廢物,也在我們沒有注意的時候變得那麼執著吧?他不禁感嘆著,一個那麼天真的孩子卻因為外界影響變得比任何人都還渴望力量。

「不過也還好我們家沒有酒吞童子跟大天狗,茨木醬的陰影應該還沒走出...」她覺得他們寮的現狀就很好了,其實阿媽不用特別的想去召喚大天狗跟酒吞童子,反正也養不太起來。

「......其實我覺得有點不太妙,你看姑姑懷中的兩個小孩。」他指著向他們走過來的姑姑。

看著一目連指向的方向看去,紅叶一臉驚悚的看著那兩個小鬼,在心中思考著,我家阿媽變歐洲人了?不對啊!這可千萬不能給茨木看到!

「姑姑!這兩個孩子哪裡來的?!」紅叶連忙反應回來,慌張的問著。

「嗯?這是茨木剛剛交給我照顧一下的,說是最近寄放我們家的孩子。」

「嗯?是小茨木帶回來的?」一目連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兩個小孩,這不是大天狗跟酒吞童子嗎?那孩子怎麼會答應帶這兩個小孩?

「茨木醬...」紅叶撇了一眼那兩個小孩後,看向一目連,也看出了對方似乎跟自己一樣的想法,那就是找阿媽問個清楚!

「茨木...醬?」兩個小孩似乎聽到了什麼奇怪的稱呼,正想詢問著的時候,發現剛剛還在眼前的兩個人直接離開他們的身邊。

「姑姑,可以問一下茨木...醬跟小茨木的名字由來嗎?還有他的過往,以及為什麼這個寮對我們有點不歡迎跟敵意?」大天狗立馬問姑獲鳥,他直覺這個寮的人似乎很多人都不歡迎他們兩個,有些視線甚至是不願意看著他們的,然而剛剛的那兩個人對他們更是有輕微的敵意,而且是本能的他們自己都沒注意到的那種。

酒吞童子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正等著姑獲鳥回答。
姑獲鳥先思考了一會,最後給出了這個答案。

「......剛剛那位是紅叶跟一目連大人,是帶大茨木的兩個人,茨木醬是紅叶稱呼茨木的叫法,小茨木則是一目連大人叫的,這兩位對茨木都是愛護有加,甚至有點像弟控的感覺,至於你們問茨木的過往還有你們被討厭的原因嗎...?這個我沒辦法告訴你們,你們還是直接問茨木或者剛剛那兩位大人會比較好,其他人是不會告訴你們的。」

大天狗跟酒吞互看了一眼,從彼此的眼中讀到一樣的訊息,那就是這肯定有問題。

「姑姑,我回來了,姑姑去照顧其他孩子吧,我來帶這兩個孩子。」這時候茨木剛好回來,手中抱了兩個大吉達摩,笑笑的對姑姑說著。

「茨木別太累了哦,還是要記得多休息。」姑獲鳥也沒多說什麼摸了摸茨木的頭,就放下兩個孩子離開了。

一大兩小正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彼此,最後也不知道看了多久,茨木說話了。

「總之...你們先吃吧。」

《TBC~》

對著遊戲絕望了TT...抽不到SSR,產糧玄學?非洲人就是非洲人qvq就是抽不到想要的!┻━┻ ︵ヽ(`Д´)ノ︵ ┻━┻剛剛看到朋友三抽抽出花鳥卷跟茨木童子我就絕望了,非酋跟歐皇的差別(怨念...

下一個短篇來個刀好了OwO...最好是給個大刀!

這一篇的下一章節會搞事!就是要搞事!搞事萬歲!(####

我養大的崽子表示他喜歡我?!(一)

CP:酒茨、狗茨

私設,大茨跟小吞小天狗#

OOC

長篇

其實...多少算是我對不起茨木的文,畢竟他跟了一個不夠強大的阿媽qqqq
走向HE?BE?不太清楚,看看我之後寫下來的感覺有可能會選擇他的走向!
雖然小小茨木很可愛♥!但是在想如果兩個小攻從小就開始追求大茨...媽啊!我心動了TTT!所以我就毫不猶豫的寫出來這一篇了。
感覺萌萌噠!

(正文)

他是茨木童子,目前身在這個43等陰陽師的寮中,是五星式神,但他還不夠強大...因為他沒辦法保護自己身邊的人,更老是讓他的阿媽受到委屈,他其實都知道的,知道阿媽真的很拼命,每天都把自己搞的遍體鱗傷,就只是為了讓他們不要被嫌棄,也捨不得讓一直陪伴她的老式神們反魂,儘管不常用,她也依舊願意養他們,還說什麼,這都值得。

其實阿媽妳才值得我們保護...因為是妳,所以大家都很努力想變強,可以守護阿媽。

所以...阿媽!拜託有事情都提早跟我講啊啊啊!

這件事情要回歸到那時候...

一個月前~

「阿拉~兒子你回來拉?快來,阿媽帶你去隔壁新寮玩w。」

嗯?隔壁有新寮?他怎麼不知道?

「看你這一臉茫然的表情,你每天早出晚歸的帶著新孩子跟狗糧,天天出去打麒麟、八岐,你當然不知道來了新寮啊!」而且也不想讓你太累,每天晚上回來也是讓你休息不要太過拼命了。她默默的想著,其實真的委屈他了...跟在一個這麼弱的陰陽師...御魂肝不到好的給他,出去打鬥技還被人說太弱了,還每次都讓她的寶貝兒子給被罵說廢物...所以還是讓他的寶貝兒子早點找個依靠好。

「可以的,阿媽,但我先去換身衣物吧?不然也太失禮了些。」他可不希望他給了隔壁不好印象,讓阿媽被誤會是沒有好好管教式神的陰陽師。

「快去吧,阿媽在門外等你!」作戰計畫第一步成功!她默默的給自家大佬比個讚,大佬的主意真棒!討個女婿作戰萬歲!

正在更衣的茨木童子,突然感到了一陣惡寒。

「......應該是他想太多了吧?應該不會有人想暗算我吧?嘛,不管了,今日必定要給隔壁家一個良好的印象。」他也暗自打算著。

「兒子啊!好了沒?」

阿媽在著急了!他連忙整理好,順便帶上今天打出來的紅達摩當見面禮,趕緊的跑到阿媽的面前。

「紅達摩?兒子為什麼帶這個呢?」她一臉茫然的看著自家兒子扛著兩個紅達摩。

「...阿媽,這是基本禮貌,我是第一次去別人家作客,想說就帶今天打出的紅達摩當作見面禮。」這個阿媽...真是少根筋,他頭痛的撫摸著自己的額頭。

這時候的陰陽師,已經一臉花痴樣了。

啊啊啊啊啊啊!這就是我家的寶貝!我家的兒子!他就是那麼體貼啊啊啊!兒子賽高!

「阿媽?你還好嗎?」他有些擔心眼前的阿媽,這一臉痴呆樣感覺不太對...

「沒事沒事!我們快點走吧!」

「是。」

現在想想他真後悔......他躲在自家櫻花樹上,有點欲哭無淚的想給當初答應阿媽的自己(其實是被威脅的!)一個地獄之手,MD!那兩個傢伙到底夠了沒啊!一直纏著自己不放,現在想出去肝個御魂肝個給小妖刀的狗糧都沒辦法!想想那天還真的是自己的惡夢啊......

「夏~我來找你玩了!」

原來隔壁的女陰陽師叫夏嗎?他跟在自家阿媽的身後,仔細的看著他們兩個的互動,...是錯覺嗎?感覺自家阿媽在跟人撒嬌?!那個膽小怕人的阿媽居然在跟人撒嬌?!臥槽!我到底是多久沒關注阿媽了?等等!先冷靜一下!我需要冷靜...真是太好啦!阿媽長大了。他一臉欣慰的看著眼前的阿媽。

「哎呀,瓔這是你家的那位傳說中的茨木?」

「是啊!就是我說很捨不得的孩子...常常把自己累到垮掉...」

「嗯...確實,看你們寮的狀況,的確這孩子真的很拼命,酒吞!大天狗你們都過來!」

...酒吞童子跟大天狗?兩個讓阿媽心碎的傢伙?是直接把阿媽打死跟直接把我們團滅的兩個傢伙?他放下了兩個紅達摩,已經做好準備戰鬥的姿勢。

「嘖,不要命令本大爺!你個辣雞陰陽師!我的茨木呢?!」

「...茨木呢?」

他一臉茫然的看著來的兩個小孩子,這是...?

「兩個臭小鬼,你們在這樣子,我就把你們丟到結界裡面不放你們出來!」

他看隔壁的陰陽師狠狠的拉著兩個小鬼的耳朵,一臉兇狠的看著兩個小小隻的小孩子。

「嘛嘛!夏你冷靜點!」

他就默默的看著他都不太懂的狀況,所以?

「總之呢,就是想請兒子你幫個忙,夏最近
會比較忙一些,所以這兩個孩子會來我們家借住幾天,在這幾天就請兒子你幫忙帶帶大天狗跟酒吞了。」

這無疑對茨木是種晴天霹靂,我去你X的!要我帶這兩個...他看了一眼兩個小鬼,不知在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大腿旁邊緊緊拉著茨木的大天狗跟酒吞正在一臉無辜的眼神看著他...他正想拒絕的時候,他看到自家阿媽用一種強大的怨念表示,如果他敢拒絕就會讓他完蛋的。

.....他居然忘了阿媽超希望酒吞跟大天狗來我們家這回事,就算當初在紅叶塔中看到酒吞童子對自己是毫不留情的直接突死,阿媽當下雖然痛哭大罵過髒話,卻還是捨不得放棄酒吞,希望他可以來,還是說在主線最後一關黑晴明的時候各種被大天狗吸血,一直過不了都有陰影的時候,也都還是很渴望大天狗來我們家。

......雖然不是很想帶這兩個小鬼......但就當作是為了阿媽吧!對!就是為了阿媽!

最後他還是妥協了,無奈之下抱起了兩個小鬼頭,向阿媽表示他先帶這兩個孩子去吃達摩等等再帶他們去刷關卡,就先回去自己的寮裡。

導致他忽略了兩個一臉燦爛笑容的陰陽師們,一絲一毫都不知道自己被計算了。

《TBC》

【過往】

cp:酒茨

be?he?因人而異

失憶梗

ooc


今天情人節,大家都發糖,我卻想發刀w

單身狗的哀傷,上陰陽師被閃瞎。


(正文)


大家好~我是今天的說書人,今天我們來講講一個過往,雖然不知道他們現今狀況如何?但這依舊不影響我們來說故事~

首先我先說一下,男主角叫他,他是一個很傻很傻的孩子,一直一直都在保持著他所謂的界線,他不敢越舉,更害怕會被拋棄,所以他很努力的變強,隱瞞自己也在欺騙自己。

其實他都一直在自欺欺人,因為他知道他的愛不會被那個人接受,畢竟……他心中的那個人永遠不會是自己,他妒忌著那個女人,一個名為「紅葉」的女人奪走了他的最愛,奪走了他心中的王。

他其實很清楚,自己其實不應該對他的王他的摯友……他的唯一,酒吞童子有任何的越界,連愛慕都不可,所以他一直都在隱藏自己的情緒,一直一直都是這樣,他本以為可以一直這樣的……直到他被設計,被設計說出自己的心意。

那本應該被他藏得很好的感情,突然之間就攤開了,在他與紅葉對談中,被那女人知道了他的感情,他本以為摯友不在楓葉林他才敢直接坦承他的心意,但誰知道那女人設計了自己,他的摯友聽到了……他當下腦子一片空白,本能的選擇逃避,他不想聽到他摯友的回答,因為只要沒聽見就好了吧?沒聽見那個拒絕的答案,他們還是可以做朋友的,他依舊是他扈下的鬼將,大江山的鬼將。

不過事情突然出現了小小的變化,他逃離的時候,不知道撞到了什麼重擊,他失憶了,不在記得什麼鬼王什麼鬼將的,更是不記得他所愛的酒吞童子,或許老天是知道他害怕吧?故意讓他遺忘那他害怕的事情,然後他就被召喚了,成為了某個陰陽師式神,活出新的自己。

但是如果當下他沒逃離的話,或許會看到鬼王酒吞童子一臉驚喜的表情吧?

嗯?你問那個鬼將的名字嗎?

不知道呢~說不定他有新的名字了,但可以告訴你,他之前的名字叫做茨木童子。


(完)

以上是來自我家茨木為什麼會對酒吞冷漠的原因吧?還有為什麼茨木來我家的原因!

阿媽最近吃狗茨怎麼辦?!

(一個關於自家茨木的自白,偽狗茨)

ooc有

私設有


(正文)


吾又來了求救了。

吾最近又有一個煩惱,那就是吾的阿媽最近不只忘了吃藥了,還越來越神經神經的了,可能是前幾天拿到了官方送的非酋初級,打擊太大吧?

吾先說說我阿媽的故事,阿媽跟身邊的大佬很久了,那個大佬有荒川、一目連、閻魔、妖刀姬,大佬跟阿媽身邊的朋友都覺得阿媽很歐洲,雖然比不上歐皇但阿媽都拿到大家想要的我,所以大家似乎都認為阿媽一定不會拿到非酋這個隱藏成就的,但阿媽前幾天大受打擊,他看到他家大佬連續抽到了青行燈跟酒吞童子,突然興奮的跑去抽了11抽,結果通通出現R卡,阿媽往常都習慣了,結果……官方突然送給阿媽成就,阿媽點開來一看看到了很大的幾個字(恭喜你獲的非酋。初級),當下阿媽都傻了,從那時候開始阿媽就瘋了,常常對著吾微笑,還三不五時的說著。

「寶貝兒子阿~快幫阿媽帶回大天狗吧˙~」

不然就是。

「老娘改吃狗茨了!酒吞抽不到!那幫兒子換個CP總可以抽到其它的SSR了吧?!」

其實吾有點點困惑,為什麼阿媽總是拿我作為呼喚的語音,老是吶喊著他要湊CP?還有CP是什麼?我問過紅葉姐跟一目連哥哥了,他們老是一臉慎重的對著我說,我還太小了,不要知道比較好,可是吾已經五星滿等了!算算也不小了吧?連小妹妖刀姬都不願告訴吾,最後是螢草爸爸告訴吾說,CP就等於伴侶的意思,可是吾還是不明白為什麼CP等於伴侶?伴侶就是伴侶,為什麼還要搞得這麼複雜?而且!為什麼吾會跟大天狗配對?!!

雖然他不得不說……大天狗真的很厲害,又很帥氣,他常常跟阿媽一起去組隊,每次只要看到大天狗,他便會被他那強大的身影所吸引著,倘如……我們寮也有個大天狗,或許戰力會強點,好吧,就讓阿媽拿我的名字去湊CP吧!到時候他一定會讓阿媽變得更強!

不過阿媽也真的瘋掉了……說好的酒茨呢?就這樣換CP對嗎?難道到時候狗茨不成就要換成其他人嗎???!阿媽你的節操呢?難道不見了嗎?!(阿媽:兒子你真相了!

有沒有人能告訴吾,阿媽的節操在哪裡?還是吾要怎麼救回阿媽的節操?

求解




小後續

阿媽:阿阿阿阿阿阿啊!寶貝兒子這一臉認真又困惑的表情萌死我了!而且傻傻的超可愛啊!還為阿媽找想,真是愛死兒子了!(一臉癡漢樣)

紅葉:阿媽,說好了讓小茨木自己決定他的未來,您這樣沒節操是不對的!

阿媽:等妳把你手中的同人本收起來再說比較有說服力喔……(那三個字也太明顯了!酒狗茨你還吃3P我都沒喊叫你不要帶壞我家的茨寶了!你才沒節操!

一目連:……誰來我就滅了那個人,小茨木我帶大的,我要鑑定

眾式神:……(沉默的看著可怕的三人

眾無辜式神心裡都想著一句,這破寮遲早要完!!

終於把四個人的御靈弄滿等拉QWQQ!!
給了自家寶貝茨木買了新皮膚開心♥
寶貝兒子你什麼時候幫阿媽找你的摯友或是狗子?阿媽非到炸毛拉qq

阿媽吃酒茨黨,怎麼辦?

我們家的實際情況!然而阿媽我其實是吃狗茨跟酒茨的W下一篇會寫阿媽吃狗茨黨,怎麼辦?

CP:(偽酒茨)(不知道能不能tag酒茨?我就沒tag了)

私設有
OOC有
 

吾是這個不算非洲也不歐洲寮的少數五星式神,我的名字被阿媽改成了二兒茨木(最近不知道是哪裡吃錯藥了,居然改成寶貝兒子,可能壓力太大了吧?),我上面有一個更早到阿媽寮裡的SSR大哥連連,雖然聽紅葉姐姐說在大哥來之前阿媽非到所有關卡連主線關卡都是帶紅葉姊姊啊,每次都只能放上她、暴力草爹跟白狼姐上陣出去打,主線也一路打到17關一次通關,年老到33等拿到了大哥連連38等拿到了吾,39等有了我的小妹妖刀姬,啊!話題偏遠了,回歸正軌。

吾目前是這個寮的扛把子,雖然吾不是很明白什麼是扛把子,不過阿媽每次出陣都會帶上吾跟吾的大哥連,起初的扛把子是紅葉姐姐,吾也是紅葉姐姐跟寮裡的大家一把拉大的,本來要先給大哥連升到五星的達摩,大哥連也笑笑的回絕了,說是讓吾先升上去,紅葉姊姊更是把她身上最好的破勢跟針女讓給了吾,目前都在家裡休息,大家都對著我很好,但是……不知道阿媽哪天吃錯了藥,也有可能她根本就沒吃,她老是對著吾在那邊宣傳酒茨多好吃!叫吾趕快把他的摯友帶回來,她要趕快把吾嫁出去。((吾一臉黑人問號???

其實吾也看過了主線劇情,不過吾無法理解阿媽心中的想法是什麼?在他看來,他跟酒吞童子也就是純粹的友情而已,你問我對紅葉姐姐的看法?其實紅葉姐姐是拉拔我到大的,我根本不會討厭她,從劇情來看其實錯不在紅葉姐姐,而且後面事情也都解決了,他根本不在乎這件小事情。

吾現在就只想要好好的陪大哥連連、孝敬紅葉姐姐帶著自家小妹妖刀出去刷刷關卡,暫時不想戀愛也無法理解戀愛!

但……有沒有人可以告訴吾,吾該怎麼辦跟阿媽說其實他根本不喜歡酒吞童子?而且也不會跟他在一起的?

 

在線,急!

終於讓我等到了

*******跟(原來我早就失去資格了)是一系列相關的故事,這篇是大天狗跟茨木的走向,是在酒吞明白自己心意之前的大天狗跟茨木戀愛的故事~

最近終於可以碰電腦了qwq電腦都被霸占著,能碰的時間不多,這篇可能分成兩篇到三篇,看到時候的狀況了。

不多說了,以下正文

ooc有

私設有

cp:大天狗x茨木童子(HE)



(大天狗視角)

 

吾是愛宕山的首領,被人類奉為神的存在,但是並不像神一樣無心無情,他終究只是一名強大的妖怪而已,還被一個名叫「茨木童子」的妖怪,給束縛著他的心,他的心可被那強大又自由的妖怪給偷走了,汝可知曉吾心繫著汝,茨木童子?

第一次遇到那他,那是在他剛成為鬼子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剛入魔的原因,他人類的身軀滿身是血,那柔順的白髮都被沾染成血紅色,看著氣息奄奄一息的他,吾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救那小妖怪,他先給這小妖怪灌入自己的妖氣,之後便飛到對方看不到的高處,居高臨下的等待看對方能不能承受過這一關,畢竟妖氣要是無法被他吸收他也是會死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馬上離開,或許想看看那樣的人鬼之子倘若真的能活下來,那會是如何吧?

果不出所料,他在過程中雖然有幾次都真的快無法撐下去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動力讓他硬生生的撐過難關,當他看到那鬼子睜開眼睛的時候,那漂亮吸引人的金色瞳孔燦爛的如同夜晚閃爍的繁星,不知為什麼他的心突然跳動了一下,他看著對方似乎也注意到他的存在了,他正想張口說什麼,卻似乎因為剛經歷了一場生死,已經累到無法講出話來,他便只好緩緩的落在地上站在那人鬼之子的面前。

「汝……是誰?」他看著他講完那句話便昏昏沉沉的睡在他面前。

他看著他睡著,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默默的看著他,最後像是約定一般,他給少年腳上的鈴鐺輸入了一點妖氣,至少到時候相遇之時,他會馬上認出他的,也能庇護年幼的他遠離一些不入流的小妖怪。

沒想到當他們在度見面的時候,竟是他被砍掉右手,渾身是血的時候,那時候他已經知道自己救下的那個小妖就是現在大江山的第二把交椅,茨木童子,看著他身傷的傷不知道為什麼當下他就來氣,向來不愛爭鬥的他居然接受了頂著傷口的他所下的挑戰。

「汝輸了,茨木童子。」他居高臨下的望著,摸著自己剛剛有些被地獄之手抓傷的翅膀,這孩子跟之前比起來真的判若兩人,大概不變的只有那眼睛吧……依舊得燦爛。

「汝確實厲害,但卻不及吾摯友的萬分之一。」

果然跟外面的傳聞一樣,是個酒吞吹。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那麼興奮的說著酒吞童子,他心裡竟有些許的不舒適,一個不自覺就說出了不太好聽的話。

「那你那所謂的摯友,在你受傷之時,為何不見蹤影?看來那也只是你一廂情願而已。」

他看到本來說得很開心的茨木童子一瞬間失落了下去,看著他那失落的表情,他的也心在痛。

「這是為何……?」為何吾的心竟這般的疼痛?他無法理解他那突然閃過的想法,想好好的守護他的笑容。

「汝剛剛說什麼?」

「跟我走,我帶你治療,我想你應該也不想讓你那所謂的摯友看到你現在這副狼狽的模樣,跟我回愛宕山治療。」

他也不等對方回答,直接公主抱起受傷的對方,直接張開後面的羽翅,二話不說直接飛到高空去,結果……

「阿阿阿阿阿阿!!!!」

他驚訝的看著緊緊抱著他的茨木童子一臉慌張的大叫著,不自覺得笑了出來。

「沒想到大江山的鬼將,居然會懼高嗎?」

「吾!吾才沒有!」

「是嗎?」還狡辯?他腦中突然一時興起,很好奇著他懷中這位大妖怪會不會有其他的表情?他故意鬆開摟著茨木的手,讓對方稍稍感受一下從高處往下的感覺會是如何。

「臥操!你你你你!你抱緊一點啊!」

他看向在自己懷中死死抓著的茨木童子,他疑似看到對方驚慌失措的表情,果然是怕高的阿。

「好好好,都聽你的。」他回應著茨木童子,更為了證實自己所說的,緊緊的抱著他,更快的飛向愛宕山。


TBC~

最近出了茨木跟姑姑皮膚qq
好的,我要實現約定,要把從歐洲審神者變成非洲陰陽師更完!!!